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最初進化-第一百一十六章 利誘鑒賞

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说到这里,方林岩就故意将那一枚之前在回天坊里面捡来的鲜血法珠从私人空间里面拿了出来——这玩意儿只是寄存到私人空间里面,就耗费了他五千通用点呢!
说实话,这鲜血法珠对方林岩来说,无论是放在手心里面还是放在私人空间感觉都没什么区别,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仁钦看到了这枚鲜血法珠一下子就睁大了眼睛:
“这……这难道是?”
不过方林岩旋即就将珠子收了起来,遗憾的叹了一口气道:
“既然大师爱莫能助,我也就只能另寻它法,至于给赞律大师带遗言这件事,那就当我做了件好事得了。”
说完这时候,方林岩就要转身离去,不过这时候仁钦微微咳嗽了一声,门外的一名粗壮喇嘛立即挡在了方林岩的面前,直接伸手一拦。
方林岩不动声色的继续往前走,两人明明都没有任何身体接触,甚至方林岩就如常前行,这粗壮喇嘛忽然脸色一变,猛的把不住了脚下的桩子,蹬蹬蹬的朝着后方倒退了五六步,最后幸亏背后靠住了墙壁才稳住了重心不至出丑。
方林岩这时候还笑了笑,故作关怀的道:
“大师怎的走路这么不小心,小心摔跤哦。”
空间之农女皇后
这名喇嘛怒吼一声,脸色都赤红,正要再次冲上来,却听仁钦道:
“退下,让谢施主离开。”
这喇嘛立即收手,貌似平静的退到了旁边,只是剧烈起伏的胸膛终究还是出卖了他那并不平静的心情。
方林岩哈哈一笑,拱了拱手就扬长而去,他现在越发觉得精神力触手这个技能好用起来,用来杀人放火不错,用来装神弄鬼同样是完美。
只是仁钦终究没有出声叫住自己,还是让方林岩的心中为之一沉,莫非自己真的是来错了地方吗?
那就意味着这个计划当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出现了纰漏,但此时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必须得赶鸭子上架了。
不过,当方林岩走到了月桂镇的镇口上的时候,旁边忽然落下来了一只通体漆黑的老鸹,对着方林岩拍拍翅膀,接着居然口吐人言:
“跟我来。”
方林岩心中一动,就在它的带领下来到了两百米左右的河边,在这里可以见到,旁边河水的水面微微荡漾着,那粼粼波纹,居然很快的在水面上形成了一张脸容,看起来居然和仁钦有着几分类似。
然后就听到仁钦道:
“谢施主,老衲有礼了,之前的地方并不安静,尤其是你刚才贸然将宝物取出,估计都已经惊动了不少人,而你我要谈的兹事体大,为了避免隔墙有耳,所以只能换到这里来。”
方林岩微笑道:
“无妨无妨,大师给我个准信吧,这事可不可行?实不相瞒,我其实早就知道贵教有这样的手段,你们与兑禅联合起来的时候,足足帮他搜集了生魂十来万条,也不差我这几百条的吧?”
仁钦默然了一会儿道:
“我要再看一看你拿出来的那枚罗刹珠。”
方林岩心道老子现在才知道这玩意儿居然叫做罗刹珠呢,多谢大师科普,面上却微笑道:
“这个没问题。”
然后就将珠子掏了出来,放在了手心里面。
之前方林岩对这一颗珠子没有尝试太过深入的了解,因为他的心思都放在了那些高端的信息上,甘露元胎,血菩提,镇元子等等。
没想到此时这珠子多在掌心当中停留一会儿就有所感受,发觉它居然有着一股诡异的力量,周围的树叶在掉落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的靠向自己的这边,旁边的水流居然也会朝着这边偏转很多。
不仅如此,自己的手心上居然多了一抹淡淡的红色,最初的时候方林岩还以为是光线的问题,但是很快就发觉这淡红色居然蚀入肌骨,有一种擦洗不掉的感觉,这就非常邪门了。
大概过了两分钟后,方林岩的心里面也是直犯嘀咕,就很干脆的再次将之收了起来:
“大师应该看得差不多了吧?那我们是否可以谈一谈接下来的东西了。”
仁钦默然了一会儿道:
“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来的?”
方林岩含糊其辞的道:
“我对毘教的各位大师十分尊重,所以这东西肯定不是我通过不正常的手段得来的,你大可以放心。”
仁钦犹豫了一下道:
“你要搜集多少生魂?”
方林岩道:
“几百条吧,不过更多也行,你们和兑禅合作的时候十万条都弄出来了,也不差我这点儿吧?”
仁钦叹息了一声道:
“你说的这些东西,我其实都没有参与,听说那是由三大尊者一起出手,外加配合十三位明妃一起才搞出来的大手笔。”
方林岩听了以后心中一动,其实他也很想知道,到底兑禅是怎么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收集到十万条生魂的,于是立即道:
“他们能做,为什么你做不了?”
仁钦很是有些无奈的道:
“他们的方法看似简单,其实需要明妃配合,在水源与饮食里面投下恶恙之卵,然后将之伪装成瘟疫流行。”
“接下来兑禅就深入疫区,佯作超度亡魂其实却是暗中收取生魂,还被千恩万谢视为万家生佛。。。。。。而我乃是密乘一系的,平时在调教明妃这一门上没有涉猎。”
仁钦的这句话当中信息量极大!
方林岩脑子里面首先就是灵光闪现,然后明白了兑禅等人的套路!
不仅如此,方林岩当时在祭赛国的都城里面也是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前被忽略的一些东西忽然浮出了心头。
他当时在前往白里凯家里的时候,沿途就看到了有些诡异的一幕:
不少人家的门口都留着小半根残掉的白蜡烛,有的白蜡烛烧到了一半就熄掉了,有的则是一直烧到了末端,地面上都淌了一团巴掌大小烛泪。
后来询问了白里凯才知道,原来这里前不久才闹了一场瘟疫,死了不少人,然后在归元节安抚亡魂的时候,就会点燃一支蜡烛。
现在看起来,这瘟疫八九不离十就是兑禅这帮人搞得鬼!!
然后方林岩特地去搜索了一下“恶恙”这个词,发觉恙这东西是上古的一种恶毒寄生虫,致死率非常高。
所以当时人分别的时候说的客套话都不是:祝一路顺风,祝大富大贵,祝升官发财之类的
而是首先来一句:别来无恙……意思就是哇,兄弟,祝你一别之后你不会被恙虫寄生,大吉大利!
而恙字前面还要加一个“恶”上去,那就说明这搞不好是被毘教特地培养出来的更强横变异体。
至于明妃,方林岩也了解到了,就是毘教培养出来的女人,精擅迷惑男人,更是作天魔舞,勾魂夺魄。
所以总结一下,兑禅他们的勾当说起来复杂,其实就是利用信息不对称,派遣美女间谍出去,然后人为投放生化武器啊…..
在明白了对方的手段以后,方林岩顿时眼前一亮,口中却是显得十分纠结的道:
“这样的话,那么这事儿就不好弄了啊。”
仁钦很显然不是方林岩的对手,很显然毘教这群人若论洗脑啊,传播教义的是一等一的。但是,若论察言观色,谈判说服,那还真的是力有未逮,至少仁钦这家伙是不大擅长的。
所以,他明显的露出了艰难之色,然后道:
“这个,若是施主真的只是想要取几百条生魂的话,还是有办法可以想的。”
方林岩立即就来了兴致道:
“哦,你说说看。”
仁钦看起来真的很想要这罗刹珠,一咬牙道:
“我等密乘一系虽然在调教明妃方面未有涉猎,但在炼疫之道上却有独到之处,我师兄那里新炼制出了一种叫做大阎摩罗的法物,用来取魂效果也是奇佳。”
方林岩追问道:
“比起那恶恙之卵呢?”
说到自己拿手的方面,仁钦立即口若悬河的道:
“恶恙之卵的问题在于投放下去之后,至少要三天才会开始发作,然后传播蔓延到高峰的周期超过十天,这期间要想聚魂的话,起坛时间就至少要七天以上,并且之后我等想要回收的宝材(尸体)质量也往往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大阎摩罗则是生效奇快,一旦投放之后就会呈现出雾气分布,在夜里投放的话会以为是浓雾,往往两个时辰就能达到杀伤峰值,并且被影响的人会在短时间内往生,这样对宝材的破坏度是最低的,缺点就是持续时间没有恶恙长。”
听了他的话,方林岩琢磨了好一会儿才总结了出来,毘教之前开发出来的这恶恙之卵通过口服传染,投放以后,致死率中上,不过耗费时间长,需要一周才会出现大规模死伤,不过持续时间也长。
而仁钦他们开发出来的这大阎摩罗则是以雾气形势呼吸传播,见效快,死亡率高,但是持续时间短。
对于方林岩接下来的计划来说,很显然这大阎摩罗更符合需求啊。
既然仁钦这边GET到了他的G点,那么方林岩当然就没得说,也就抛出了橄榄枝,双方当然就一拍即合了起来。
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搞定了仁钦这边的事情之后,方林岩闭上了眼睛,然后迅速的将自己的计划从脑海里面过了一遍,然后很干脆的就开始接驳北极圈的联络方式—–当然,这是要付费的:
“喂,北极,我是妖刀,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之后,视网膜上才出现了北极圈那边的语音消息,听起来北极圈的声音有些疲倦和焦躁:
“哎,我们现在正在想办法弄阴龙膏这东西…….可是情况不大好。”
方林岩在心中暗笑道不大好才是对的啊!这阴龙膏已经被自己和德库拉给瓜分完了,从理论上来说,盘踞这里多年的如意子那里应该会有一点,除此之外就只能从那头已经被重创的尸龙身上打主意了。
但是很显然,北极圈这个人善于运营,善于指挥统筹,并不代表他在挖掘剧情,寻找隐藏支线方面就擅长了。
更何况现在他要想做的事情换成方林岩都觉得十分棘手呢。
措辞了一下语句之后,方林岩模仿着妖刀的口吻,用尖酸刻薄的语气道:
“就知道你们这边很难成事…….我这里有一个捞魂珠的大好机会,还缺人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北极圈选择性的忽略了前面的那句话,听到了“捞魂珠”三个字顿时就心中一动,这个老油条其实也是很清楚一件事的:至少在本世界当中,什么装备,技能之类的,统统都没有一件事重要,那就是魂珠。
只要在保证活下来的基础上,捞到了足够的魂珠,那就代表了讨好空间爸爸,肯定会得到非常大的好处!
所以,北极圈立即道:
“什么机会,你说说看。”
方林岩其实将北极圈的想法摸得很透彻了,所以便道:
“我这边和毘教的喇嘛接上了头,这个教派就是和兑禅合作,帮他收取了十万冤魂的那个组织…….”
一听到了方林岩的这句话,北极圈立即来了精神,这可是一笔大生意啊!立即略显急切的道:
“你确定?”
方林岩正要回答,猛然又醒悟起自己妖刀的人设,立即勃然大怒道:
“你这厮什么意思,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
北极圈急忙赔笑道:
“哪里哪里,你在什么地方?”
方林岩继续傲娇了半天,然后才将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北极圈随着对具体情况的了解,听得真的是眉飞色舞,心花怒放,这个项目对他来说真的是天作之合啊!
不仅是前景远大,很有搞头,并且目前的参与者也就是妖刀和两三个人,这几个人都是平平无奇之辈,并且听妖刀的口气他们显然都是一盘散沙!
那这种情况下,正是自己最擅长的浑水局面啊,接下来顺势上位把控住领导权和指挥权几乎是没有任何难度的,这就能保证自己肯定可以吃到最肥美的那一块肉了。
这种捡现成便宜,鸠占鹊巢的美事,我可是最喜欢的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