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校花的貼身高手討論-第9822章推薦

校花的貼身高手
小說推薦校花的貼身高手校花的贴身高手
那些职业水军开始借机疯狂攻击林逸目无法纪,反观林逸的大批拥趸则觉得这才是真性情,顶级大佬就该有这份居高临下的底气。
在留级生院扛把子面前,你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野鸡部门算个什么?
以林逸之尊,今天愿意公开出席就已是给了天大的面子,怎么着,就一帮罩着斗篷连正脸都不敢露出来的阴私货色,难道还真能审判林逸不成?
双方吵成一团。
首席审判长噎了片刻,最终只是冷冷的冒出一句:“那就开始吧。”
要是换做其他人,他早就一道审判裁决轰下来了,就冲这个大不敬的态度,当场轰死都是活该。
可惜他不敢。
且不说到了林逸这个层次,寻常的审判裁决根本起不到什么实质作用,就算真能对林逸起效,后面暴君这帮人直接掀桌子怎么办?
这帮顶级战力一旦翻脸,就现场这十二个审判长根本都不够他们塞牙缝的,大概率从此以后,江海学院就再也没有审判处这个编制了。
一个审判长率先开口。
“受审人林逸,你本是新生,按照规矩该留在学理会,擅自跑到留级生院,已是严重违反了学院管理条例,此罪一也!”
战锤巫师 小说
声音带着滚滚雷声,犹如神明发出警告,在审判处的特殊法阵加持之下,极易突破人的心防,诱发目标心底最本能的恐惧。
实力再强再恐怖的人,一旦在这里心防出现裂缝,那也就离沦陷不远了。
审判处之凶名,可不是说说的。
结果林逸一脸古怪:“那照你们的意思,我不该留在留级生院?”
“当然不该!一介新生混迹于留级生院,名不正且言不顺,成何体统!”
那位开口的审判长心头一喜,只要林逸离开留级生院,无论以何种名义,都势必会极大影响留级生院的整合,甚至让之前的成果都会功亏一篑,付诸东流。
他们当然知道林逸绝不会这么轻易就范,但林逸不知道审判处的厉害,只要能够引诱林逸说出相关的只言片语,到时候再推波助澜列为裁决条目,林逸就算实力再强也只能就范。
裁决二字,代表的是裁决规则,这是天道的意志!
区区一个林逸,凭什么对抗天道意志?!
林逸笑了:“那我回学理会?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不过有点小麻烦得诸位帮忙解决一下,毕竟就算我想回去,那也得先让许安山点头才行啊。”
“帝王许安山?”
十二个审判长齐齐愣住,随即不由面面相觑。
帝王许安山的威名,就算他们这些长期隐世的家伙都如雷贯耳,他们也曾私下合计过,若说江海学院他们最不能招惹的人物,许安山绝对名列前茅。
因为那是与生俱来的帝王,而帝王又称天子,一向是受天道青睐的亲儿子,真要审判裁决落下来,恐怕直接会落到他们自己头上。
帝王许安山,对他们审判处来说,完全是天敌一般的存在!
这种人物他们躲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为了林逸的事,主动上去招惹?
首席审判长冷声道:“怎么重新在学理会立足,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审判处不会干涉。”
修仙 小說
林逸没有开口,他身后的王三绝却是翘着二郎腿笑了。
“那我可真得替许安山好好谢谢你们,人家好不容易掌控了学理会的大局,你们非得往一口小池塘里塞一条巨鳄进去,这下可好玩了,想必许安山会很喜欢你们这份礼物的。”
“……”
十二个审判长顿时再次噎住。
换任何人处在许安山的立场,都绝对不会再希望林逸回学理会。
以林逸如今的实力,单他自己一个人就能对学理会格局产生颠覆性的冲击,如果再联合洛半师,还有躲在暗处养伤的原第二席沈庆年、原第三席张世昌,那场面简直不可想象。
再加上留级生院这帮明显已靠拢在林逸麾下的怪物,就算面对许安山领衔的整个学理会,硬实力上都丝毫不落下风。
林逸真要有这种想法,卷土重来改天换日,绝对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農門小地主
真到了那个时候,许安山妥妥第一个找他们算账。
首席审判长干咳一声:“念在本届新生情况特殊,又逢学理会刚刚重组,许多事情千头万绪,暂时拿不出一个明确章程也是情有可原,在学理会给出明确答复之前本项裁决暂且搁置。”
网上一片哗然。
有人当即开始阴阳怪气:“学会了!这就叫说话的艺术!”
“反复横跳嘛,我还以为人与人是不同的,只有我这种街溜子才会玩这种套路,敢情这些堂堂的大人物也都一样啊。”
“挺好的,楼上那位有当审判长的潜质!”
这回就连那些一心抹黑林逸的水军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们绞尽脑汁想出来碰瓷林逸的那些梗,哪有这种现场教学来得有生命力啊!
他们费尽周折刷起来的热搜,分分钟就被审判长的说话艺术踩在脚下,根本毫无抵抗之力。
这时另外一位审判长开口。
“受审人林逸,你在留级生院擅自收容大批外人,严重违反了学院不得外人进入的条例,并且极大败坏了学院声誉,拉低了学院门槛,对于整个学院形象都产生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其罪二也。”
大道 爭鋒
这番话倒是引起了不少学院高手的共鸣。
一直以来,江海学院能够维持住修炼圣地的偌大名头,很大程度上就在于严格的准入门槛。
非巨头大圆满高手不得入学。
这就是江海学院最重要的逼格。
哪怕是江海城那些赫赫有名的家族,都走不了后门,只能严格照着标准来,若是达不到巨头大圆满这个基础门槛,哪怕地位再高也没用。
进不了江海学院,哪怕你牛皮吹破天,也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二世祖,这几乎是整个江海的共识。
也正因此,哪怕是李沐阳这位城主之子,都要在学院挂个名号,以免被人说三道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