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ptt-第一百一十九章:學弟的教育,很重要!推薦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晚上,从来没有安静的时刻。
漫步校园,你总是能在各种墙角旮旯的角落里,看到正在加练的选手。
这里面有三年级的,也有二年级和一年级的学弟。
估计结城那一批学长,如果看到眼前这样的场景,心里会十分的安慰。
王者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在他们那一批选手的号召和带领下,已经形成了非常优良的传统。
他们的训练,非常刻苦。
不仅仅是正式训练,在没有训练安排的日子里,他们也都在努力的充实着自己。
每次张寒感觉有点儿烦心的时候,他就喜欢在夜灯的照耀下,漫无目的的逛一逛。
看看那些努力加练的小伙伴儿们,看看他们挥汗如雨地努力着。
张寒就感觉有一股力量,从自己心里涌出来。
“寒桑!”
有认出张寒的学弟,主动跟他打招呼。张寒也会笑眯眯的跟他们摆手,“忙你们的,不用管我。”
今天跟成宫鸣见面之后,张寒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心里十分不平静。
他想要在路上走一走,从身边同伴的身上,感受以前感受的那股力量。
不出所料……
当他围着球场转了一圈儿,张寒就感觉自己身上已经充满了电。
看着那些挥汗如雨的小伙伴,张寒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
王者青道高中棒球队,从来都不是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成宫鸣究竟磨练了什么样的变化球?
张寒不得而知。
但是张寒相信他自己的实力,张寒也相信他身边的这些小伙伴儿们。
不管成宫鸣磨练出来的究竟是什么?
他们都一定能够把成宫鸣的投球给打飞出去,拿下安打和分数。
就在张寒逛了一圈,准备回寝室的时候,他的前面出现了两个人。
这两个人,都是一年级的选手。
“不要再跟自己较劲了,那些人毕竟是我们的学长……”
说话的叫拓马,是青道高中棒球队一年级的选手,非常有才华,速度也很快。
之前挑选新人破格提拔到一军的时候,拓马就是候选人之一。
“我一定可以接得到。”
跟拓马一块儿的少年,是个冷酷的小帅哥,同样是一年级选手,而且他同样也是当初被破格提拔的候选人之一。
只是最终棋差一着,输给了履历更辉煌表现更出色的由井熏。
这个少年,名字叫做奥村光州。
他们正在练习传接球,这是棒球训练里,非常基础的一种练习。
“寒桑!”
两人看到张寒以后,立刻跑了过来,主动打招呼。
“你们好,继续吧!”
学弟太热情,有时也挺苦恼的。
你明明想好好的溜溜弯,却不得不停下来跟他们打招呼,而且还不止一个。
“是。”
拓马转身,就想继续练习。
他旁边的奥村,却看着张寒动了动嘴唇。
小伙子这是有事儿啊!
作为一个合格的学长,同时也是球队的队长,面对这种内向的小学弟,耐心是必须的。
张寒耐着性子问道:“有话要跟我说吗?”
“是的,学长。”
奥村没有回避。
“说吧,什么事?”
“我想跟您谈一谈。”
张寒认真打量着眼前的奥村,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错,这应该是御幸一个寝室里的学弟吧。
果然那个毒舌的家伙,教投手还行。让他来教捕手,他恐怕比不上小野。
“跟我来吧。”
张寒在前面走,奥村就跟在他的后面。
拓马停留在原地,跟个傻子一样,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
他迷茫的小眼神好像在问。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完全都不明白呀!
虽然搞不懂,拓马还是拿着手套和棒球,追了上来。
三个人一块走,目标就十分显眼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又碰到了投手三人组。
三年级的川上,球队的王牌泽村荣纯,以及二年级的快速球投手降谷晓。
“寒桑,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去?”
农门悍妇宠夫忙
泽村一脸八卦的问道。
他对这样的集体活动,一直都趋之若鹜。
降谷晓和川上也都很好奇,不过两人并没有开口问什么,只是看着张寒,想从他嘴里得到答案。
刚才走的一路上,奥村一句话都没说。
张寒原本以为,小伙子可能在组织语言,该怎么跟他这位队长叙述?
但当他发现,奥村在看到降谷晓和泽村以后的那种眼神。
张寒就明白,他可能是误会了。
小伙子大概还没有从之前的阴霾中走出来,还想试一试……
之前的时候,奥村曾经接过几人的投球,结果当然是极不理想的。
奥村接的很困难,也正是因为那一次的练习,奥村的评价在球队内部,大幅度降低。
在提拔人选的时候,他输给了同为一年级的由井熏。
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小伙子显然又有了信心,想要重新挑战一下,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毕竟王者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主力选手,尤其是他们的王牌投手,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大白菜。
不是谁都能上来拱一下的。
“小学弟想要重新试一下,接一下你们的投球,不知道几位学长能不能赏光?”
张寒开口问道。
川上没有任何犹豫。
“当然没问题。”
泽村更是没有什么架子,“小伙子很有前途嘛,那就试一下好了。”
这两个人的性格,本就如此。
降谷晓则有些犹豫。
实话实说,一年级的小学弟,降谷晓是真看不上。
就拿被提拔到一军的由井熏来说,那在国中时代的时候,也是大名鼎鼎的明星选手,而且还是国家队的主力捕手。
以由井熏的实力来说,在同龄的捕手中,即便不是首屈一指,也绝对是名列前茅。
一开始的时候,看在张寒学长的面子上,降谷晓还是很愿意配合的。
只要由井熏恳求,他就会陪由井熏练习。
可是练习的结果,一点儿都不能够让降谷晓满意。
降谷晓普通的直球,由井熏只能接到百分之七八十。
而他的变化球,由井熏只能接到一半。
对于降谷晓这种投手来说,这无疑是非常痛苦的体验。
要知道他的投球速度是很快的,如果捕手能够顺顺利利的接到球,那当然没有任何问题。
可如果捕手没有办法接到球。
那问题就很严重了……
一百五十公里的快速球,比奔驰的小汽车还要快,几乎可以跟赛车相比。
即便捕手穿着全身的护具,棒球砸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也是非常疼的,甚至有可能出意外……
那怎么办?
身为学长的降谷晓,当然不可能心无顾忌地将自己的投球完全展现出来。
他只能选择保留实力。
可是这样一来,跟学弟练习投球,对降谷晓来说就不是一种享受,而是一种折磨了。
降谷晓爱好投球,但他可不愿意享受这种折磨。
连原先在国家队待过的由井熏,都没有办法接好他的球,更不用说一年级的其他人了。
降谷晓是想拒绝的。
可他看着身旁的张寒,拒绝的话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说出口。
在王者青道高中棒球队里,除了主力捕手御幸一也以外,降谷晓最佩服的人,就是张寒。
他的投球速度快,寒桑的投球速度更快,甚至比降谷晓快了不是一星半点。
寒桑都没有说什么,耐心陪小学弟练习,他又能抱怨什么呢?
“可以,不过不能多。”
“多谢前辈!”
跟张寒猜的一模一样,奥村的表情无比兴奋。
尽管他一副冰山脸,但你依旧能够从他的眉眼中,看到他澎湃的情绪。
“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子了?”
拓马站在一旁,眼睛里充满了不可思议。就是跟张寒学长打招呼的功夫,奥村怎么就获得了再次向学长们挑战的机会?
对于他们这些没有能够加入主力一军的选手来说,他们身上的人权,几乎等于没有。
尤其是跟球队主力核心选手一块儿练习的机会,他们更是得不到一丁点。
王者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主力选手是很忙的。
他们有自己的训练任务,而且还有自己的加练……
这样一来,他们留出来的时间本就少之又少。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也会用那少之又少的时间去做一些自己需要做的事情。
比如说花一点心思来学习。
即便他们未来没有考上大学的打算,多学一点知识对他们以后也是有好处的。
最起码方便建立人设。
不然等他们在职业赛场上大杀四方,不小心被人扒出来,他们上学的时候是学渣。
那多丢人啊?
在这种情况下,小学弟就没法频繁的主动邀请前辈,一块练习。
这是球队的潜规则之一。
即便是同寝室,学弟们一般也没有办法频繁的邀请。
既然有规则,那当然就有例外的情况。
青道高中棒球队当然也会有例外的情况,这个例外的情况就是学长自己愿意。
只要完成了自己的安排和学校布置的任务,选手们在剩下的时间想要干什么,球队是不干涉的。
只要你自己不作死,不让自己受伤,不违反什么纪律,比如说喝酒,再比如说其他什么的等等。
那剩下的时间,就由选手自己安排。
哪怕你躺在床上刷手机,球队都不会干涉。
你要是愿意拿这个时间,去帮忙指导一下小学弟,球队当然也不会管。
只不过这样的机会,真的很少。
所以拓马才会感慨,也不知道他的伙伴,究竟是走了什么运?
竟然能够得到张寒队长的照顾。
别以为这是奥村自己开口求来的。
张寒作为球队的队长,在王者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话语权非常强。即便是监督和教练组的想法,张寒也能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到。
在这种情况下,一年级的小学弟,想要投机取巧钻空子,从张寒这走后门儿的,不在少数。
对学长说点好话,给学长干点小活,这都属于常规操作。
出场就霸道,你丫总裁啊 小说
可即便如此,人们也没有看到,张寒对除由井熏以外的一年级选手另眼相看过。
至于说由井熏,那完全是因为两人同在一个寝室。
张寒照顾由井熏,是王者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传统。
其他一年级的小学弟,也都有类似的待遇,只不过就是照顾他们的学长,不是张寒而已。
但是现在,情况可能有些不一样了。
被张寒学长另眼相待的选手,恐怕还要加上一个。
“不愧是你,光州!”
拓马这里内心戏十足。
张寒的想法跟他想的,还真不一样。
不过有一点,拓马倒是猜对了,那就是张寒确实对奥村另眼相看。
这里面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奥村当时差一点就成为他们一个寝室的小学弟。
毕竟美男寝室的名号摆在那里,奥村无疑是他们这一届选手里,最合适张寒他们寝室的。
后来因为他性格不好,有点儿喜欢以下克上,所以教练们才把他调剂到了其他的寝室。
他们一个寝室的缘分,就此烟消云散。
张寒心里多少还是有一点儿替奥村惋惜的,他们美男寝室的名号没有传承下去。反而是御幸一也他们寝室,有要把他们取而代之的架势。
当然,第二个原因占比会更重一些。
已经三年级的张寒,同时又是球队的队长,他思考问题的角度,跟以前已经大不相同了。
太陽與月下鋼刀
他不仅要考虑现在这支队伍,也会考虑到以后球队的建设。
“我还有御幸,包括川上在内,我们距离离开球队总共也就还剩下三四个月的时间。虽然很不舍得你们,但这是现实,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等我们离开队伍以后,青道就要交给你们了。”
“寒桑,您放心吧,我们绝对会把王者的意志传承下去的。”
泽村信心满满的说道。
张寒叹了口气,跟他想的一模一样,这家伙果然没有听明白他的潜台词?
“我们都是三年级的选手,而你们是二年级的选手,现在的青道高中棒球队由我们一起来支撑,但以后还是要靠你们。距离夏季大赛还有三四个月,距离组建新队伍也就剩下这么长时间。如果有心继续担任球队王牌的话,你不妨想想组建新球队的时候,什么是我们青道最需要的?”
极品空间农场 虎口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