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青葫劍仙 起點-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李希然的身份看書

青葫劍仙
小說推薦青葫劍仙青葫剑仙
三人送走了宋茹,就各自在山头选了一处洞府,作为自己以后的修炼之所。
梁言选的是山峰南面的一个大型洞府,周围草木青翠,灵气盎然,里面还有小型药园,虽然面积不大,但胜在灵气充沛,而且已经种植了一些灵药灵果,看上去生长得还不错。
他对这个条件还算满意,虽然自己如今的实力,足以匹敌七山十二城的通玄境中期修士,但表面上还是只有金丹境的修为。
这种修为的修士,在无双城一抓一大把,能够分到现在这样一个洞府,已经是宋茹的优待了。只有通玄境的修士,才能在无双城拥有一座独立的山头。
梁言对此也不太在意,他在自己的洞府之中转了转,在原本的防御禁制上,又设下了自己的一些阵法禁制。接着又来到药园之中,把一些看得上眼的灵药灵果统统移植到了自己的太虚葫里。
他的太虚葫自成一界,如今也有千里方圆,里面灵气盎然,用来培育这些天材地宝,那是绰绰有余了。
梁言因为常年在外飘荡,故而不太喜欢把重要的东西留在洞府之中,总喜欢随身携带。这药园虽然不错,但他还是觉得直接收入自己的太虚葫中更让人安心。
等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妥当之后,已经到了傍晚时分,而梁言也回到了洞府的密室之中。
从天河城到无双城,经过这一路的奔波,如今终于得到短暂的宁静。此时的梁言,对于外界的纷纷扰扰再也不想理会,一心只想安安静静地修炼,提升自己的实力。
去无双城接任务是不可能的,除非是碧海宫有必须执行的任务派到自己头上来,否则他绝不想踏出洞府半步。
我要大宝箱 小说
只不过在闭关之前,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
他在过去的百年间苦修《道剑经》,已经打通了五君仙脉的前四条经脉,如今只剩下中玄仙脉还未打通。
这条经脉至关重要,只要把这最后一条也打通了,便可将原本孤立在四方的南华仙脉、北冥仙脉、东灵仙脉和西宝仙脉融汇到一起,到时候五君仙脉彻底成型,神通实力又会大进一步!
只不过要打通这最后一条经脉,除了刻苦修炼以外,还需要大量稀缺资源,虽然梁言早就已经到了瓶颈,却因为没有必须的资源,导致始终无法突破。
所以他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利用无双城城徒的身份,去城中收集自己想要的资源。
梁言在洞府中把自己这些年缴获的战利品清点了一下,又对照《道剑经》上所记载的法门,很快就给自己列了一份清单,里面都是打通中玄仙脉所必须的各种资源,有天材地宝、有丹药、有妖兽精血等等,加起来总共有二十八种之多。
就在他有些出神的时候,洞府外面却传来一阵脚步声,来人并不掩饰自己的气息,而梁言也很快就认出了对方。
“梁兄…….希然前来拜访。”李希然的声音从洞府外面传了进来。
此时梁言的脸色平静,目光淡然,显然对于此女的到来并没有丝毫意外。
“进来吧。”梁言淡淡开口道。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一道青光从洞府里面飞了出来,很快就没入了上方虚空,周围禁制自动打开,给李希然让出了一条通道。
李希然顺着这条通道一路向内走去,转过几个弯之后,就看见了坐在院中的梁言。
“梁兄,希然这次是专程来道谢的。”
李希然看了看端坐不动的梁言,表情十分认真地说道:“方壶仙谷之中,如果没有你出手相救,希然这会要么是死了,要么就是被抓走,最后生不如死………..你于我有救命之恩,希然这辈子绝不会忘记的。”
梁言听后微微一笑,摆了摆手道:“道谢的话就免了吧,我救你是因为咱俩也算旧识,但你身上似乎有不少秘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狐十三、熊八那帮人,除了屠杀考生以外,最主要的目的其实是你吧?”
他此言一出,李希然就陷入了沉默,目光微微闪动,可以看出脸上的犹豫之色。
“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既然不愿说,我也勉强不来。”梁言摇了摇头道:“只不过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梁某也惜命得很,希望下次李道友能提前知会一声,不要让我们莫名其妙地陷入危险之中…………”
“梁言!”
李希然忽然打断了他的话,低头抿了抿嘴唇,接着又抬起头来,一双如水的眼眸在黑夜下显得格外明亮。
“我虽然表面是闻香宗的修士,但实则来自白玉城,家父名讳……….李玉仙!”
“李玉仙?”
梁言微微蹙眉,这个名字他好像听谁说起过………
等等!当初计来向自己介绍‘龙虎斗天功’的来源时,曾经说过沈三痴的猜测,说这门功法极有可能是某人所创……….
梁言想到这里,忽然脸色一变,指着李希然道:“李玉仙!你说的是白玉城城主李玉仙?”
面对梁言的质问,李希然默默点了点头……….
看见她直接承认了下来,梁言的眼中依旧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接着开口道:
“怎么可能!白玉城名列七山十二城之一,你父亲既然贵为一城之主,那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怎么会让你这个城主之女流落在外,甚至还跑到南垂那种资源匮乏的偏远之地?”
李希然听后,苦笑了一声,摇头叹道:“梁兄有所不知,我这些年之所以隐瞒身份,颠沛流离,只因我父亲的道基乃是那上三品中的‘万劫道基’!”
“万劫道基?”
梁言心中一动,没有打断对方的话,而是静等她的下文。
“梁兄想必也知道,道基共分九种,其中上三品虚无缥缈,百万人中也难见一个。而在这上三品道基之中,万劫道基是最悲惨的一个。”
“虽然成此道基者,无论修行何种神通法术都是一学就会,功力精进也是一日千里,但也正是因为万劫道基太过霸道,故而只要道基一成,气运就会被天道压制,终其一生都会历经磨难,克尽身边至亲之人,我的娘亲就是因此而死,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彻底失去了……..”
李希然说到这里,脸色逐渐暗淡,原本明亮的目光也在黑夜中迷失,似乎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一瞬间的茫然。
“竟有此事……….”
梁言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同为上三品道基之一的万劫道基,居然是以克尽身边至亲之人为代价!得此道基之人,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悲哀?
他沉默了一会,忽又开口问道:“可是你爹都已经破劫成圣,以堂堂圣人之躯,居然也不能逆转这份因果?”
李希然听后,摇了摇头道:“没用的,我爹刚开始也不服气,当年他破劫成圣,雄姿英发,自以为人定胜天,天下无不可为之事。非但要风风光光地迎娶娘亲,还要保她无灾无难………….谁承想仅仅过了三年,娘亲就死在自己的第八难中………….”
“娘亲死后,我爹一夜白头,从此心灰意冷,不但与我断绝关系,还将我逐出白玉城………..那时候我才刚满两岁,闻香商会的会长与我爹有旧,特意赶来把我接走。为了彻底断绝我与父亲之间的联系,从小就把我送往南垂,以此躲避冥冥之中的天道感应。”
“居然还有这么一段渊源………..”梁言目露同情之色,点了点头后又问道:“那你在南垂躲了那么多年,为何又要回来?”
李希然惨然一笑道:“我是躲了很多年,但是能躲一辈子吗?更何况南垂地处偏僻,资源匮乏,难道就因为我父亲的原因,这辈子都要止步金丹?说白了,我不甘心,听我师傅说,这次‘六指遗骨’现世,如果能凑齐六根指骨,得到传说中的‘天机匣’,或许会有一丝机会改变我身上的天道气运,让我不再受到父亲的影响。”
“原来你也是奔着‘六指遗骨’来的!”
梁言此时心中通透,这李希然之前还对自己有所隐瞒,说什么奉了闻香商会的密令,所以才来参加无双城的选拔考核。如今看来,她一开始就有明确的目的,只是那时候和自己关系还没这么近,所以才没有明说。
“是啊,我对你已经开诚布公了。”李希然坦然道:“这次来无双城,就是想打探‘六指遗骨’的下落,因为我们闻香商会已经有了一根,如果能找到剩下的五根,就能得到‘天机匣’了。”
梁言听到这里,不禁沉默了起来。
他知道再问下去,就要涉及闻香商会的具体计划了,且不说李希然是不是还会毫无保留地告诉自己,就算她说了,自己也未必想听。
这种事情,一旦知道,就等于是把自己卷入了是非。
暗中盯着天机匣的可不止一人,沈三痴、莲心大士,还有无双城疆域内的各大门派,甚至连蛊王山的噬骨魔尊,神秘的野木白,都有可能是暗中窥视之人。
这些人个个都不是简单的角色,一旦陷入其中,再想脱身恐怕就难了。
如今的梁言只想抓紧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争取早日突破至金丹后期,修炼个百八十年的,再去找机缘打破玄关,证就通玄。
所以他听李希然说到这里,就没有再继续往下问了。
“原来你竟是城主之女,梁某以前有许多无礼之处,希望你不要找我秋后算账啊。”梁言装模作样地拱了拱手,脸上满是笑意。
李希然知道他是故意和自己开玩笑,此时勉强笑了笑,叹道:“我哪里是什么城主之女,不过是一个被流放之人罢了。只希望能逃过冥冥中的天道,让我有机会在仙途上走得更远……….”
梁言听后,也不禁有些默然。
是啊,人人都说天道不公,所有人都要逆天而行,而那天道就好似一个默不作声的老者,平时不言不语,始终冷眼旁观。
可真当你向上攀登之时,却又感到他无处不在,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扼住芸芸众生的脖颈………
天道,又岂是那么好逆的?
李玉仙破劫成圣,妄图逆天,最终却克死了自己的心爱之人。上三品道基霸道绝伦,却又同时有着各自的弊端。世间轮回,万物兴衰,冥冥之中似乎都有天道制约,究竟修炼到什么程度,才能跳出这所谓的天道?
梁言的心中,此时也是茫然一片,但他知道,这不是现在的自己应该去思考的。
自己还只是金丹境而已,且不说那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十二城城主,七大山门的宗主,即便只是一个通玄境后期的修士,都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抗衡的。
当务之急,是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至于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还是留待以后再思考吧。
想到这里,梁言摇了摇头,把这些突然生出的感悟从脑海里驱逐出去,叹了口气道:“人人都有自己的道路要走,你的道路虽然坎坷,但也不是没有希望,希望你能够逢凶化吉,从李玉仙的阴影中走出来吧。”
“那就借梁兄吉言了。”李希然微微一笑,想了想又道:“梁兄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打算先去无双城中搜集必要的资源,然后就在这洞府之中闭关修炼,至于你们关于‘六指遗骨’的争夺,梁某就不参与了。”
梁言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同时也是告诉李希然,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爱莫能助,让她不要来打扰自己。
“你都需要哪些东西,可以把清单给我看一看吗?”李希然问道。
“可以。”
梁言点了点头,伸手从袖中取出了一份卷轴,将之交给了对方。
“嗯……….”
李希然的目光扫过一圈之后,缓缓开口道:“你这里面列出来的可都不便宜啊,关键有些东西有钱也未必能买到,像绝情仙乳、惊虹蛊冰、火云沙,还有这金蟾血,可都是有市无价的稀缺品!”
“无双城中也没有?”梁言蹙眉道。
“无双城中有没有我不知道,不过此事如果交给我们闻香商会去办,绝对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