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宋煦 起點-第七百一十七章 基礎展示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李恪没有让这老丈下跪,转移话题,说了一些轻松趣事,缓和气氛。
不多久,老大买回来了鸡与酒,李恪便与老丈两人对喝起来。
随着酒的不断下肚,这老丈的话匣子慢慢打开,说出了众多令李恪不敢置信的‘内幕’。
在他们村,只有一家大户,这大户掌管着他们的吃喝拉撒,一举一动,全村依仗着他们而活,好的东西,包括人畜,都是大户的。
一年到头,这一家子堪堪果腹,不饿死就是万幸。
李恪酒意上头,思维却异常的冷静,不断的探听着。
桀骜可汗 桀骜骑士
老者的话越来越多,事无巨细,包括耳闻的,悉数与李恪说。
好像是难得遇到知己,亦或者好不容易喝一次酒,老者满脸通红,喷着酒气,长篇大论。
他的两个儿子在院子里忙活,听着老爹的吹嘘,两人各有表情,二儿子是一脸便秘表情。
李清仿佛发现了新世界,围绕着院子跑来跑去,欢快的不得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丈还是昏睡,李恪就带着他女儿与这老丈的二儿子,返回城中了。
坐在马车里,李恪与这二儿子,周济道:“待会儿,我要去见一位贵人,你就跟在我身边,什么话都不要说,听到也不要问,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知道吗?”
周济连连点头,如同第一次进城的傻小子,紧张忐忑的跟着李恪身旁。
李恪打量他一眼,又给他现做了一身衣服,吃了一顿饭,晌午后,算好时间,才来到皇家票号应天府分号。
赵煦这会儿还在看奏本,是江南西路的奏本。
这些奏本比较多,又宗泽,刘志倚,周文台,也有李彦,还有一些各府县的主官。
丹武幹坤 小說
他们对于江南西路发生的事情以及看法,都在这些奏本里。
有的大胆直白,有的隐晦深邃,后面还有蔡卞,文彦博,李清臣,甚至于章惇的批注。
赵煦不仅要揣摩这些地方官的意思,也要看这些相公们的想法。
赵煦慢慢看着,神情玩味。
地方上官员的态度,是千奇百怪,但已经很少有人直接反对‘新政’,而是转为对宗泽等人的政策的批评,以攻击宗泽等人,等于是绕了一个大圈。
“一个好的现象……”
赵煦手里拿着一个苹果,笑呵呵的说道。这些人不是不反对,是不敢反对,但越来越多的人不敢反对,那变法就是大势所趋了。
孟唐站在赵煦身前不远,表情安静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
赵煦又咬了一口苹果,抬头看向孟唐,笑着道:“见过一些人了?不卖你面子?”
孟唐神色动了下,抬手道:“是,臣无能。”
孟唐是当今国舅,孟皇后的唯一亲弟弟,论身份,在‘旧党’中应该属于特别高的那种。但偏偏,他人微言轻,在应天府,没人买他的帐,想为分号拉些存款,几乎是全是无功而返。
重生之最強魔尊贅婿
赵煦摆了摆苹果,道:“这不是你的问题,须知人走茶凉,自古定理。就说父皇吧,父皇驾崩,不过一年,他辛辛苦苦二十多年的‘变法’,被一群亘古重臣,一言废除。再比如皇祖母,他在世时,你孟家多显赫,祖母一切,人心皆三散,你吃过这些苦,心里知道。”
孟唐低着头,默默不言。
他爷爷自杀后,孟家瞬间分崩离析,哪怕她姐姐是当今皇宫,可没人在乎,是所有人眼中,他姐姐也是风雨飘摇,随时将被废。
是以,孟唐在宫外吃尽了苦头,不知道多少人欺负他,若非有一点估计,怕是早就横尸街头了。
赵煦随手翻着奏本,继续说道:“再说朕,朕在位,诸多事情还能压得住,朕哪天要是不在了。首当其冲的就是你姐,而后权哥……再然后,就是你了。别多想,不管有没有下一个司马光,你姐都将极其艰难,你日子也不会好过的……”
孟唐头低的更多。
他能想象,如果赵煦突然不在,那么朝野的权力都掌握在章惇手上,年纪轻轻的孟皇后,压不住章惇的,权哥又年幼,朝局的发展,将诡异莫测!
赵煦见孟唐神色有些发白,笑呵呵的道:“行了,也别想那么多,朕前年大病了一场,醒来后,就留了后手,就算朕突然不在了,也有人擎天保驾,不会让你姐跟权哥有事的。”
孟唐勉强一笑,想抬手说些什么,抬到一半又放下了。
赵煦没有管孟唐的情绪,扔掉手里的果核坐起来,若有所思的道:“赵似没有给我写信,种师中也没有,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讨伐大理篡位的高氏,赵煦早就在准备,种师中从京城赶过去,加上军队,钱粮筹集,又是寒冬,所以时间有点久,这可以理解,但他们为什么一点奏本都没有上来?
赵煦看向孟唐,道:“陈皮转来的奏本,全在这里了?”
孟唐连忙抬手,道:“回官家,一份没漏,全部在这里。”
赵煦神情思忖,想了又想,道:“给陈皮去信,命枢密院,兵部,整合广南西路,成都府路所有军情,真要看。再传旨给宗泽,加正三品衔,赐王命令箭。再晓谕各路,命他们严苛准守朝廷要求,戮力推行‘绍圣新政’,不得敷衍。”
“是。”孟唐应着。
孟唐刚要转身,就迎面对上了胡中唯。
胡中唯让开他,抬手与赵煦道:“官家,李御史回来了。”
“哦,回来的倒是挺快,”
赵煦笑了一声,道:“让他进来,朕看看他都查探到了些什么。”
胡中唯应着,将李恪带了进来。
只有李恪,他身上还有酒味,行礼之后,就开始给赵煦讲他这大半天的见闻,而后道:“官家,有些事情,确实超乎了臣的想象,普通百姓的生活,十分艰难,全部依靠士绅,士绅让他们活,他们就活,让他们死,他们就得死,皇命不及士绅的一个眼神。除此之外,臣还在担心,若是这些士绅变得吝啬时,或者他们遇到了困难,那普通百姓该怎么办?”
赵煦坐在软塌上,有些满意的笑着点头,道:“你能看到这一层还算不错。如果遇到天灾人祸,士绅也吝啬了,那就是大规模民变的开始说,我大宋的情形并不乐观,之所以没有形成大规模的民变,一来,我大宋国土狭小,二来底子还不错,能支撑一些年,但并不能持续太久。尤其是过往军备日益废弛,不说国内,但凡境外强敌入侵,就会如同箭矢破纸,摧枯拉朽,家破人亡……”
李恪神色认真,一脸深以为然。
李夏不算什么,可那辽国虎视眈眈,一直有入主中原的野心,不得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