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神話版三國 ptt-第四千零九十八章 進步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第二天,刘备带着大军离开的时候,桓治除了给准备了早上的伙食以外,还给备上了大量的白糖,用桓治的话来说就是,他们这边也就产点白糖了,给每个人准备了一包。
还是那句话,白糖除了是调味剂以外,还是非常重要的战备物资,而老兵也都明白这一点,故而在桓治拿出早已分装好的白糖之后,这些老兵也都没有拒绝,直接揣到了自己的怀里。
“干得不错。”刘备临走的时候,拍了拍桓治的肩膀,就说了这么四个字,桓治那叫一个激动,颇有一种这么多年的辛苦没有白费的激动,连连表示自己做的还不够好,明年继续垦荒建设种植园。
“少吃点糖,小心牙掉完了。”陈曦路过的时候随口说道。
这年头糖是战备物资,就算是大户人家的小孩子,都很少会出现吃糖吃到蛀牙的程度,但是桓治不同,桓治这地方说白了就是糖厂,虽说身体没走形,可那牙齿啊,陈曦觉得还是得提醒提醒。
桓治微微有些尴尬,这家伙是既不贪财,也不好色,唯一的嗜好就是糖,在他第一次吃到糖的时候,就上瘾了。
加之陈曦一贯认为,做这个东西的吃这个东西是应该的,就跟厨子在出锅前尝尝味道一样,这是应有之意,更何况这么大的厂子,还怕有人吃不成,所以这一方面陈曦一直放的很随意。
只是看桓治这一口牙啊,陈曦觉得,偶尔还是要管一管的。
等陈曦和刘备离开这里之后,桓治赶紧吃了点糖压了压惊,少吃点是不可能的,就靠吃这个才能活下去了。
“糖吃多了会对牙齿不好吗?”刘备有些奇怪的说道。
“是的,所以还是少吃点,实际上从理论上而言,这年头基本不可能有人能吃到那么多的糖,所以我都没提过这件事,不过自家造的东西,自家随便吃,那也是应有之意。”陈曦随意的开口说道。
这确实是个意外事件,陈曦以前压根就没想过还有这种事情。
“那一天吃多少糖会对牙齿不好。”刘备有些疑惑地询问道。
“三四两的样子。”陈曦想了想说道。
“我觉得我之前忘了警告桓治那家伙了。”刘备黑着脸说道。
糖作为战略物资的供应是这样的,在没制作出来糖之前也就罢了,等有了糖之后,军队作战的伙食之中,一顿标准餐会给发半勺,也就约15克的糖,这已经算是非常高的标准了。
“造糖的吃糖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陈曦笑着说道,“至少还是敢吃的,要是造的东西,制造的让你都不敢吃,那不是更大的问题吗?制造者制造的东西自己非常喜欢吃,那质量绝对是他所能制造的最好的,而且还在不断地推陈出新。”
“再说也就一天吃掉两个什的战备糖分而已,你看北方那些牧场,最新消息代郡大牧场,现在每天杀掉十头牛,因为代郡大牧场的总管刘儒,每天只吃牛背脊那一小块。”陈曦笑呵呵的说道。
幻雨 小說
刘备眼皮抽搐,隔了好久一会儿,愣是没说出来自己想说的话。
“是不是觉得奢侈?”陈曦笑着询问道,他其实是知道刘儒为啥打了一个物资审核报告,直接打到长安,表示异常愤怒的要每天吃十头牛什么的,说白了不就是刘儒忍者自己内心的伤痛,化悲愤为食欲。
这家伙是个官迷,之前如果开口,肯定是两千石,但最后算是为了国家和自己考虑,放弃了去应聘,继续在代郡那边管大牧场。
光明 天皇
刘备摇了摇头,他去过北地大牧场,还是和陈曦一起去的,所以刘备很清楚大牧场是什么情况,说一句过分的话,大牧场的建立陈曦占三分之一的功劳,那些被任命为大牧场总管的技术人员,也能占到三分之一,姜岐和刘儒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再加之刘儒一直以来的表现都很优秀,故而刘备很自然的认为这里面可能有什么奇怪的原因。
“虽说有原因,但确实是每天杀十头。”陈曦笑着说道,“不过这并不是什么问题,在我看来,他们是有资格使用这些物资的,这部分人员的定量物资损耗,只要明确上报,不超过某个圈定范围,都是可以接受的,而桓治并没有超限,我提醒只是为了避免他牙没了。”
和刘备所想的陈曦是在警告桓治不要过线不同,陈曦纯粹是觉得桓治迟早将牙吃没,让他少吃点,省的变无齿之徒。
“在合理的范围,其实就不用追究了。”陈曦很是郑重的说道,“这个时代在向前发展,不能用以前的视角去看待某些问题,桓治吃点的糖,刘儒吃掉的牛,都是在允许的范围之内。”
“这样啊。”刘备闻言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陈曦既然这么说,那刘备就倾向于陈曦说的没问题,毕竟内政方面,没人会挑衅陈曦,陈曦已经反复证明了自身的强大。
“话说下一个县是?”陈曦眼见刘备明白,很是自然地岔开了话题,而刘备也没有再追问的意思。
“接下来是到渡口乘船,走南水到临尘县,之后就要到交趾郡了。”刘备开口解释道,“说起来,这一路的安排还是你做的,你居然都不知道吗?”
“虽说是我做的,但是我还真没有留意这些太过细节的郡县。”陈曦笑了笑回答道,“临尘县吗?又要乘船了啊。”
陈曦并不抗拒乘船,反正陈曦不晕船,但陈曦不晕船,不代表其他人不晕船,甭管你几重熔炼,上船晕船真就看个人的情况,很不幸,无敌的孙二一辈子没乘过船,在过了长江大桥,进入荆南,有些郡县需要坐船的时候,孙二首次发现自己居然不是无敌的。
实际上不光是孙二,晕船的北方人实在是太多了,而刘备征召的主力又大多来自于北方,以至于晕船的比例实在是有些高。
当然有自适应的大佬,靠着适应能力,硬抗几次也就适应过去了,倒霉的就是那些没有适应能力的老兵,当然没有适应能力的老兵也分两种,比方说江广,乘船?乘的屁的船,老子水面步行!
至于一辈子在幽州,都没见过大河,也没乘过船的卫均在第一次上船的时候站都站不稳,在被吴宇一脚踢下船的时候,一身恐怖的实力连一成都发挥不了,那叫一个惨。
总之目前北方的老兵有不少对于乘船深恶痛绝,每次说是接下来要去渡口乘船的时候,就有老兵强烈拒绝,我不乘船,沿着河边跟着跑行不行,我跟着船在水面上跑,别让我乘船行不?
第一次的时候陈曦拒绝了,后面陈曦发现让这些人自己想办法,反倒比乘船还靠谱,乘船之后的江广,战斗力不足曾经的一半,还是让这种人自己在水面上跑吧,反正神佬都能撑住。
至于说有船不乘,沿着河边跟着船跑,体力能不能跟上等等,这些对于神佬而言都不是问题,不少北方老兵真就这么屁事没有的追着船在岸边跑了一天,当然这里面也有船是逆水的原因,但这群人真的跑了一天,没带停的,这体力条其实很可怕了。
故而后面,陈曦发船的时候问一下,有哪些乘船,有哪些不乘船,然后通知到达时间,这些人到时间就会出现在目的地,甚至偶尔还会带过来一些奇怪的东西。
“前面的渡口被大量的蛟龙堵塞,领头的蛟龙是个内气离体,还请太尉稍待两日,等我等清理完蛟龙再说。”就在陈曦等人准备乘船前往临尘县的时候,地方衙役前来汇报。
这年头,鳄鱼不仅不是保护动物,甚至还有一些泛滥的趋势,中原南部其实也有些地广人稀,鳄鱼占据河流的事件时有发生,所以有些时候水道想要使用的时候,也难免需要清理一下鳄鱼。
很明显,这次南水被鳄鱼给封堵了,衙役想要清理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尤其领头是个内气离体,安广的衙役想要干掉鳄鱼也是要费点力气的,甚至一个不小心还得有伤亡。
说起来汉室本土的内气离体猛兽,没有形成集群化,也没有什么社会学,所以智商一般,相对也比较好对付,比方说大型攻城弩,移动什么的极其困难,造价超级昂贵,但是威力超大。
这种东西拿来对付内气离体的猛兽反倒相当容易,因为内气离体的猛兽,除非是哼哼那种奇葩种,否则体型都相对比较庞大,瞄准容易,这也是汉室郡县清理本地不太灵活的猛兽的主要方式。
当然想要靠这种东西来对付老虎,那就做梦了,猫科动物的灵敏度实在是有些离谱。
“孙二,来活了,南水那边有条鳄鱼,还是个内气离体,你带人过去将它杀了,皮扒了之后,给你们订做一批内甲,说起来,这都是第几个内气离体猛兽了。”陈曦兴冲冲的对着孙二招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