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我娘子天下第一 ptt-第五百四十二章全了朕的清高閲讀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大少看着快要被夏公明藏到胯下的茶杯,神色无奈的抽了几下嘴角,抬起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旁边的桌案。
“夏公明,你个老货,朕亲自给你斟茶你都敢不从,你是不是有点太不识趣了?
朕命令你,把茶杯端上来,让朕亲自给你倒一杯茶。
你不敢僭越,难道你就敢抗旨不遵了吗?”
柳大少这一拍桌子,不但夏公明这个老狐狸,就连宋煜他们几个也琢磨过味来了,陛下倒的这杯茶似乎不是那么好喝的呀。
见到夏公明端着茶杯不停退缩的姿态,老姜他们几人急忙低下头了,纷纷聚精会神的看着手里的茶水,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手中茶的郑重模样。
夏公明看到柳大少虎起来的脸色,遍布皱纹的眼角不由得哆嗦了几下。
“陛下,你这可就有点不讲理了啊!”
“你别管朕讲道理与否,把茶杯拿上来再说。”
夏公明脸色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艰难万分的将手里几乎已经见底的茶杯端到了身前。
“老臣遵命。”
柳大少顿时咧嘴一笑,提壶给夏公明斟上了茶水。
“哎,这就对了嘛,朕就是想给老大人你斟个茶而已,又不是让你引咎自裁,你至于这么为难的样子吗?”
夏公明垂眸扫了一眼自己手里清香扑鼻的香茗,苦笑着点点头。
“是是是,老臣失礼了。
陛下,老臣算是看明白了,这杯茶老臣是非喝不可了。
既然如此,陛下你也就别藏着掖着了,有什么事情直接跟老臣明说了就是,没必要搞以势压人这一套。
真的没必要,你是君,老臣是臣,你就让老臣去死,老臣也只能乖乖听命不是。
何必要来这一套呢?平白的恶了咱们的君臣之情。”
柳大少目光玩味的轻然一笑,转身走到主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老大人是个明白人,既然如此朕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先喝茶吧。”
夏公明看着柳大少笑吟吟的表情,神色极不情愿的点头附和了几下。
“唉!喝!老臣这就喝!”
夏公明浅尝了一口茶水就放下了茶杯,:“陛下,茶水老臣已经喝了,现在陛下可以说有什么事情需要老臣协助的了吧。”
柳明志笑吟吟的一挑眉头,转头扫视了一周,看到了夏公明,蔡骏,姜远明,宋煜他们几人的腰间都别着一杆精致的旱烟袋,这才伸手拿起了自己的烟杆对着宋清示意了一下。
“大哥。”
宋清见状,已然明白柳大少的意思了,立即解开自己的烟袋,捏住一抹烟丝塞到了柳大少的烟锅里面,继而掏出火折子为其点燃。
柳明志砸吧着嘴唇抽了一口轻烟,淡笑着看着本能的滑动咽喉的夏公明几人摆了摆手。
“几位爱卿,你们若是有瘾的话直接自便就是,朕偶尔也抽上一锅提提神,不嫌烟雾呛得慌。”
夏公明几人神色一喜,不约而同的对着柳大少行了一礼。
“陛下圣明,那臣等就失礼了。”
几人话音落下,相继解下了自己腰间的旱烟袋,动作娴熟的装上了一锅烟丝。
宋清趁着还没将火折子熄灭的功夫,立即起身凑到几人面前为他们一一点燃了烟丝,坐下去之后,顺便也给自己来上了一锅。
柳明志吞吐了片刻烟雾,心神出奇的平静了下来。
“夏老大人。”
“老臣在。”
“老大人,你身为总领文武百官的内阁首辅,关于十万将士即将万里远征的很多事情,你都是清楚的,故而,朕有话也就直说了。”
“陛下有话但说无妨,老臣洗耳恭听。”
“有老大人你这一言,朕也就直言不讳了。方才你自己也说了,朕这里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而今朝廷这边甲兵已足,粮草充盈,十万大军更是早已经整装待发,意欲征讨远在万里之外的化外蛮夷了。
如此情况,说是万事俱备,并不为过。
然而这万事俱备倒是已经具备了,可是这东风嘛,尚且未至啊!
不知老大人你以为,朕所期盼已久的这一阵东风何时能至呢?
老大人你身为总领文武百官辅佐朕治理江山社稷,与天下百姓的内阁首辅,你的建议可是尤为重要呀!
因此,久等东风的朕便想听听老大人你的想法。”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柳明志在说到总领文武百官这六个字之时的语气尤重,似乎想要表达一些什么深意。
夏公明神色微怔,下意识的瞄了一眼柳大少意味深长的神情,不着痕迹的转动了两下自己看似昏暗的双眸。
夏公明表面看似平静,实则内心波澜起伏的沉吟了起来。
良久之后,夏公明苍老的面容唏嘘感慨的苦笑了几声,眼神颇为无奈的看着上位似笑非笑的柳大少吐了一口轻烟。
“陛下,老臣就说你倒的这杯茶没有那么容易喝吧,果不其然,这杯茶还真就不是那么好喝的。”
“呵呵呵,老大人呀,俗话说开弓没有回头箭,这杯茶无论好喝不好喝你都已经喝下去了。
喝下去的茶,老大人还能再吐出来不成吗?”
“非也非也,陛下你此言差矣。”
“哦?何解?朕愿闻其详。”
“唉,陛下用开弓没有回头箭形容这杯茶不甚恰当,非要说点什么的话,应该说是老臣上了贼船更为合适。”
柳大少哈哈大笑的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哈哈哈,老爱卿,既然已经上了朕的贼船了,那就乖乖的同船而渡吧。”
“不同船而渡又能如何呢?老臣有的选吗?
罢了罢了,这股东风,就让老臣这位总领文武同僚的内阁首辅来吹上一吹吧。
陛下如愿以偿,现在应该满意了吧。”
柳明志看着夏公明无可奈何的神情,笑吟吟的脸色渐渐恢复了正色模样。
对着桌案磕出了烟锅里面的余烬,柳明志神情正色的对着夏公明抱了一拳。
“老大人,多谢你成全了朕的清高啊。”
夏公明见到柳大少的动作,急忙起身行了一个大礼。
“陛下言重了,老臣我食君之禄,自当为君分忧,此乃老臣之本分也。”
“老大人无须多礼,请坐。”
“谢陛下,敢问陛下,陛下意欲令二路兵马何时出征呢?
老臣清楚了时间之后,也好早做准备,以免中间出了什么岔子,从而延误了陛下的宏图大业。”
柳明志听到夏公明的问题,默默起身朝着房门走去,夏公明几人见状也急忙起身跟了上去。
柳明志驻足门内,凝望着庭院内的秀丽风景沉默了许久,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喜几家愁。
几家夫妇同罗帐,几个飘零在外头?
眼下已经到七月底了,马上就要进入八月了,就让将士们在家园里过了今年的中秋佳节再行出征吧。
西夷之地的气候与咱们大龙有所不同,出征日期就定在下月的八月十八日吧。”
深海孔雀 小说
十億次拔刀 鋼金
“老臣明白了。”